• 09-07-27

    李安将西方中产阶级家庭危机比喻成冻结在一起的冰,要么僵持下去,要么在个体的蠢蠢欲动下破碎。
    黑泽清将东方中产阶级家庭危机比喻成奏鸣曲,从安静,到动静,最后回归到安静。宁为瓦全,不为玉碎,这是东方处世的张力。

    现代家庭的组织结构相较前辈来说,更为复杂:房贷,车贷,家用,教育开支都以几何数激增。这一切看似精密,实则粗糙。片中的一人失业,全家死光(是真的死光)便是极佳佐证。人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,更大的幸福幻觉下,自然也暗藏更大的危机。
    突然想:相信明天会更好,算不算精神次贷。
    还是党一语中的:和谐。这是一个哲学问题。

  • 24城记 - [三番的影评]

    2009-03-22

    09-03-22

    “我开始心疼我爸妈了,我觉得我长大了。”长镜头眺出空旷的厂房,定格在灰尘嘈杂的城市上空,黑屏。

    我的母亲是一位颜料工人,整整一辈子,也没有去数摸过多少管颜料,也许她填装的颜料成就过一位画家最得意的名作,谁知道,没有人为她鼓掌;我的父亲,是一位修理工,裁缝,科长,仓管,平面设计师,时代的变迁,下乡,下岗,磨搓他人生的轨迹,但他依然像一只坚强的车轱辘,继续滚动,谁知道,没有人为他鼓掌。

    我们看到城市的变迁,旧厂房的推坍,新楼盘的建起,就像记忆。70,80,90,这不是世界的全部,60,50,40,甚至还有更多,就在你背后的那扇门的,背后。一代人耗尽其一生,为了让下一代站在其弯曲的脊背上,摸得更高,这一点,即使这个世界变得再快,也不能忘记。

    就像贾樟柯说的“当你匆忙赶路时,不要忘记那些被你撞倒的人。”

    父亲,母亲,今天,我要在饭桌上听你们诉说那些往事,给你们,鼓掌。

     外面的世界


    在很久很久以前
    你拥有我我拥有你

    在很久很久以前
    你离开我去远空翱翔

   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

   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

   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
    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

   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无奈
    我还在这里耐心的等着你

    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
    我总是在这里盼望你

    天空中虽然飘着雨
    我依然等待你的归期


  • 九降风 - [三番的影评]

    2008-12-08

    2008-12-08
    台风袭来,校服的领角还在迎风挣扎。青春,就像烟蒂上的星火,挣扎着发出最后最亮的光芒。稚嫩总会被带走,不留伤痕。
    在成长的站台,我们流下真挚的泪,回忆成了海,潮湿却澎湃。
    再见,只穿白背心也好看的男孩。
    再见,天台上的烟蒂与空酒罐。
    再见,刻在木桌上的挚爱。
    再见,单车上怀贴背的温暖。
    列车已驶开,Say Googbye。即使我不能再回来,但我会期待。
    点着灯,闭着眼,听你说段段往事,每个人,都有一部自己的《九降风》。
    所以今夜,就让风,继续吹。
  • 牛津迷案 - [三番的影评]

    2008-09-03

    2008-09-03
    理性只会看出它自己根据自己的策划所产生的东西,它必须带着自己按照不变的法则进行判断的原理走在前面,强迫自然回答它的问题,却决不只是仿佛让自然用襻带牵引而行。——康德
    .
    柯南说:真相只有一个。他说对了一半,真相确实只有一个,但却未必是你看到的那个。寻找证据,将其推理,拼凑出所谓案发“真相”,柯南们的发型从来没乱过。可如果谋杀发生在牛津,凶手的智商比你多个0,事情就不好办了……
    牛津的黑板上,证据不过是一组定量,推理不过是证明观点的公式,它们就像一个魔方,随机的组合出“真相”。
    于是,我们看到一场飓风,但不会有人捉到那只扇动翅膀的蝴蝶……
    维特根斯坦说得对:数学之外,没有真理。

     
  • 2008-07-04

    亲爱的同类,这一秒开始,忘记你要拯救环境。环境是终究会幸存下来的,未必幸存的是人类。环境不需要谁的拯救,这颗星球从未停止过旋转,无论在没有我们的以前,还是在或许有我们的以后,需要拯救的,只是我们自己。

     

    我们确实拥有智慧,人类思想创造了未来的概念,我们知道通过今天来影响未来。我们看到机会与危险的存在,并做出选择,来确保生存。时至今日,这种智慧已经进化到有能力反射出我们自己,观察人类自己的存在:

    工业革命→自然成为能源来源→经济全球化→观念发生改变→消费主义→规模与需求激增→能源枯竭,循环失调→灭亡

     

    当你我紧随着人类队伍向前欢快而疯狂地涌进的时候,我们是否有垫脚看一下路途将要通向的终点?生活在人造环境中的人类自己,幻觉我们能够与世隔绝,用自己的力量活下去。人的无所不能性被放大到了界限之外,即使已身处灾难中央,我们依旧用着古典英雄主义式的勇莽与其骁战着……

     

    我们的现有文明构建了巨大而精密的经济系统,它已成为你我生存最倚仗的体系,我们的观念,价值统统围绕着它而建立。这个本该是生物圈子系统的人类产物,现在却以人类自己都无法控制的速度蚕食着母体。

     

    告诉我,你在哪里有意识?你是惯性的受害者吗?这不是我们的世界,是我们后代的世界,我们要确保交给后代的世界至少有我们继承下来的那么好。明白吗?

     

    要是我们不循环能量会怎样?它会在哪里?它会像污染一样出现在我们体内:厌倦,沮丧,愤怒,暴力。这颗星球是旋转的,这个星系也是旋转的。所以,能量也应该是旋转循环的。停止尽可能的拥有,不要让物质偷走你的现在和未来。改变欲望目标,改变无限扩张背后的想法,从很好的拥有到很好的存在。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文明:质量的增长而不是物质的增长——更少物质,更多快乐。

     

    每一个人,每一个公民,每个政府,每个组织,每个公司,现在是11小时5959秒,这就是“全体船员上甲板”的时间。将来500年后,人们再来回顾这个时刻,这会是我们最美好的时光,所有生活在这颗星球上的那个时候的那一代人,会以一种很不同的视觉走在一起。

  • 练习曲 - [三番的影评]

    2008-01-01

    2008-01-01

    些事现在不做 
    一辈子都不会做了……

    展开破皱的地图,你用指尖比划出将要行驶的路线,你说要朝着风吹来的方向去,你说要沿海潮声前行,直到回到起点。看着你的剪影,我忽然明白,人生也好,旅程也好,都只是一个圈,虽然我们最后会回到开始的地方,但是我们已经变得不同,我们已经驶出过起点,我们选择了逆风还是顺风,我们在地图上看见了那条属于自己的路。
    去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已经在路上。